独家凤凰网财经探访獐子岛:扇贝没跑 岛上的人

2019-11-28 01:56

  股价大跌的背后是公司屡次上演的戏剧性情节——獐子岛集团的主要产品扇贝因为五年内三次跑路被网友戏称“旅行扇贝”。2019年上半年,獐子岛再度亏损2358.97万元,而这次獐子岛给出的原因仍然与扇贝有关。

  风口浪尖上的獐子岛现状如何?凤凰网财经实地探访这个曾经被称赞为“黄海深处的一面红旗”的海岛,试图还原其亏损背后的线、“其实我们觉得就是造假”

  獐子岛距离大连有56海里,附近海域日照充足,正处北纬39度,是世界公认的海珍品最好产地之一。不过,要想到达这座小岛并不太容易,需要经过两个小时左右的船行颠簸。

  至于为何不一直采用这样浮筏吊笼养殖的模式养殖扇贝,而是选择将扇贝苗洒向海底牧场,让其自由生长,当地人张一告诉凤凰网财经,主要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养殖扇贝苗的吊笼上容易滋生裙带草、海带等,会堵住吊笼孔,导致扇贝苗呼吸不畅。而且,随着扇贝苗的长大,吊笼就会愈发显得狭小。实际上,在扇贝苗还在培育时,就需要人每天清理吊笼,每半个月还要为扇贝重新“分家”以免过度拥挤。

  (养殖扇贝苗用的吊笼,长约2-3米,扇贝苗就在这些吊笼里生长。这些吊笼除了需要定期清理外,每半个月,员工需要将吊笼里的扇贝分分家,将扇贝转移到空的隔层里,以免扇贝拥挤)

  从一般的常识来讲,既然是让扇贝在深海里“自由”生长,那“扇贝跑了”似乎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不过,虽然都把獐子岛集团的扇贝绝收事件戏谑地成为“扇贝逃跑”,但当地人王力告诉凤凰网财经,扇贝其实并不会真的“跑”。所谓的底播养殖并非随意将扇贝洒向大海的任意地点,而是根据经纬度划定区域,在固定区域内养殖,虽然扇贝会移动,海水会移动,但扇贝是无法“跑”远的。

  既然如此,那么獐子岛集团的扇贝去哪儿了?2014年獐子岛第一次出现扇贝绝收事件时,獐子岛给出的官方原因是系冷水团所致。不过,当地人对于这个说法并不认可,2016年1月初 ,还曾经出现“2000多獐子岛居民实名举报‘冷水团致扇贝绝收事件’并不属实涉嫌造假”一事。直到现在,当地人对“冷水团致扇贝绝收”的说法也颇不认同。此前,凤凰网财经与王力的聊天有来有往都很顺利,但当提及到这个话题时,王力似乎显得有一丝挣扎,沉默了数秒之后,王力轻声说道,“其实我们觉得那就是造假”。

  而证监会对獐子岛2016年和2017年的行为定性为:涉嫌虚假记载,涉嫌财务造假。而獐子岛财务造假的数额更是触目惊心——獐子岛2016年年报虚增资产1.31亿元,虚增利润1.31亿元,虚增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.15%。2017年报虚减利润 2.79亿元,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.57%。

  (獐子岛集团贝类加工中心。獐子岛的标志看上去很斑驳,背景上还有很多之前的印记,看来已经很久没有擦洗了)

  在獐子岛集团还没成“黑天鹅”之前,岛上也曾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据岛上居民回忆,那些年“獐子岛全是钱”,人人都想挤进去,要想进去只能靠找关系走后门。

  回首往事,在2014年前,獐子岛上的居民中几乎人人持有獐子岛股票,那时每年獐子岛集团都给当地人发“股票钱”,岛上的本地户籍居民还有生活补贴金,上市之后的盛宴曾经造就了一批资产百万的家庭。不过,自2014年“冷水团”事件之后,“股票钱”没有了、生活补贴金也大幅减少。以前每年有2000元的生活补贴,但后来一降再降,到去年连生活补贴也停了。獐子岛集团亏损,獐子岛居民也开始另谋出路。

  獐子岛四面环海,多年来当地为了支持獐子岛集团的养殖,禁止在岛内养殖猪、鸡之类的家禽,而岛内又不适宜蔬菜瓜果的培育,因此整个岛几乎所有的日常消费品都需要岛外供给,猪肉、鸡肉、蔬菜也都需要从岛外运输过来。运输成本的高昂造成岛上的物价也偏贵,当地人表示,岛上的物价与一座二线城市相当,价格总比一般地方要贵上一两块。

  (傍晚路灯下的一个蔬菜水果摊,出售着苹果、李子、桃子之类的水果,还有黄瓜、青菜、生菜之类的蔬菜,品种很齐全,和陆地上任何一个小城的摊位没有什么不同,只不过价格要稍贵一点)

  (獐子岛镇政府前面的大街,由于车辆往来稀少,行人寥寥无几,双向两车道的大街显得很宽敞。据当地人透露,獐子岛的原住居民基本没有在獐子岛集团上班的了,男人们都出岛挣钱了,现有獐子岛集团工作的都是外地人)

  据当地人介绍,在獐子岛集团进行养殖的员工非常辛苦,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要起床去海上工作,再到下午两三点下班,全天工作十二个小时。目前扇贝正在培育阶段时,养殖工人需要做的工作是将沉重的吊笼从水里拖上来进行清理,一个接一个。而员工的辛劳还不止于此,由于海上风大浪大,又极度潮湿,所以很多獐子岛的员工都患有关节炎,发作起来异常难受。

  五年里扇贝三度跑路的獐子岛,为了刺激市场信心,不断声称要逐渐扩大海参、鲍鱼、海螺等高附加值产品的规模。不过,当地人对于獐子岛集团的这一设想却颇不以为然,当地居民李生对凤凰网财经说,“你听它吹呢!”。

  (位于大连的獐子岛海参专卖店,店内冷清,左右两边五六家店铺都为大连品牌的海珍品专卖店。)

  (正在登船的人群,这些人中有准备回岛上的老人,有打工回家的岛民,还有很少量的来自外地的游客,这艘船是当天杏树屯港唯一一艘开往獐子岛的客船)

  (夕阳下的獐子岛海岸,为防止风浪过大将这个旧筏子打坏,一个渔民正在努力地解开筏子将它放到海上)

责任编辑:admin  作者: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