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子阅读 借OMO进入家庭教育场景

2020-11-21 02:30

  在儿童0-6岁的启蒙阶段,家庭教育担任着重要角色。而在家庭教育的场景下,亲子阅读这一形式受外在条件的限制小,成本相对较低,是家庭教育选择的主要方式。此外,近几年,国内的儿童绘本市场迎来了蓬勃发展,为亲子阅读提供了大量的可选择书目。

  目前,在全国范围内都涌现出了一批亲子阅读绘本馆,亲子阅读类、儿童绘本类App也层出不穷。这一模式是如何打通家庭教育的?在科技的不断进步、教育行业普遍发展OMO模式的当下,绘本馆和亲子阅读机构又该如何走出自己的线上模式,以保护儿童视力为前提,进行机构的模式化扩张和市场占有?

  线岁年龄段的儿童,除了去幼儿园的时间,更多的时候都在家和父母相处,做好家庭教育就成为孩子成长阶段的关键所在。据了解,目前市面上已经有凯叔讲故事、KaDa故事、悠贝童书通等多类面向亲子早教、家庭教育的绘本阅读类产品。而这些产品在运营及面向受众方面都有所不同。

  以悠贝童书通为例,这一APP在线上集中面向家长,帮助家庭用户选书用书和亲子阅读习惯养成,还能根据孩子的年龄、性别、阅读记录等进行适配。在APP之外,悠贝旗下还有遍及300座城市的3000家悠贝亲子图书馆。“我认为家庭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家长需要操心,要参与其中。在孩子0-6岁的这个阶段,需要习得的一项特别重要的能力就是人人交互的能力,而不是人机交互。所以我们希望以书为媒,促成家长回到家陪伴孩子,哪怕每天只有五分钟、十分钟这样短暂的时间,也是非常有益处的,这种益处会随着孩子的成长慢慢体现出来。”亲子阅读服务机构悠贝的创始人兼CEO林丹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另一家儿童绘本领域内的机构KaDa故事则是直接面向孩子,儿童可以在APP上进行自主阅读。“在我看来,完全的亲子陪伴是一件比较难实现的事,一方面家长需要对绘本内容有比较深的了解,但在他们小的时候,是没有接触到这一类阅读方式的,表达给后代会有一定的困难;另外,一二线城市的生活节奏比较快,时间相对来说是很宝贵的,每天的陪伴会存在现实因素的阻力;还有就是家长需要对孩子积累的学习内容也好,阅读过程也好,形成一定的认知。”KaDa故事创始人谢琳斐表示。

  亲子阅读领域,从线下角度来看,和这几年遍地开花的各类亲子机构具有天然的适配性。而在线上,亲子阅读更多专注于C端市场的开拓。不同业务模型的机构也呈现出不同的发展方式。以悠贝为代表的线上线下结合发展的机构,除了面向各个城市的线下合伙人以及推出线上的童书通产品,还在B端建立起了多种合作路径。这些B端机构包括了房地产、商场、教育机构、幼儿园等在内的多个触点。

  “围绕亲子阅读我们可以开展一系列的活动,在这些活动合作中,一方面满足了B端机构的需求,也有利于品牌文化和影响力的传播。”林丹谈道。和K12学科培训的高获客成本不同,亲子阅读领域内的获客成本较低,而经历了多年在线下城市的运营和扩张后,悠贝积累了大量的用户数据,这样的用户数据也能作用于线上平台内儿童适配性绘本体系的搭建。

  另一款以线上互联网为主要裂变模式的儿童绘本类APP——KaDa故事则是将目光集中在了线上的用户拓展,“互联网产品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,产品在互联网端会爆发和增长得非常迅速,所以我们主要还是通过线上的形式去服务用户。”谢琳斐谈道。据了解,目前KaDa故事的新增用户主要集中在互联网端,已经拥有了将近3000万的用户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近几年国内图书出版市场低迷的情况下,童书板块,特别是绘本板块还在维持着比较高的热度,亲子阅读的需求也在不断扩张。而根据此前喜马拉雅联合言几又发布的《2020年亲子阅读趋势报告》显示,2020年1月-5月,喜马拉雅亲子内容的消费额较去年同期增长了68%,言几又亲子内容的消费额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0%,线上线下亲子内容需求均持续增加。且国产原创性内容越来越得到家长和孩子的喜爱。

  需求倒逼产品进步的同时,好产品也能加快市场的繁荣。在谢琳斐看来,“绘本属于图像阅读,这本身就是一种创新的学习方法。图像能够让孩子在不识字的阶段就能像成年人一样去学习,而且知识点是涉及方方面面的,在孩子从抽象认知开始转向对世界形成具体认识的过程里,这些在0-6岁低龄阶段形成的图像认知能够加深孩子对世界的理解”。

  此外,吴中开放大学语文老师戴文军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在亲子阅读领域,家长需要特别注意对阅读书目的筛选,“现在自媒体的内容和平台内容几乎丰富到了鱼龙混杂的地步,但所有的内容都可以用一个共同的载体去承接,就是耳朵。在音频听多了之后,很可能让孩子陷入阅读误区,不利于阅读习惯的培养。除了阅读文字,儿童还可以去读画,还可以和家长进行讨论,共同完成阅读的这一过程”。

责任编辑:admin  作者:admin